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丹枫】俺只要猴娃他娘(小说)

时间:2019-09-14 08:25:0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核桃树下,刘大娘有两个妞妞,一个长相闭月羞花,一个长相沉鱼落雁,是这个村子里的两朵村花。
晚饭后,新月挂在窗前树枝头上的时候,大妞、二妞坐在床前的油灯下,一边刺绣,一边说些悄悄话。
姐说:“八月十五快到了。明早,咱去核桃树下捣米吧?”
妹说:“中,明早咱比比,看谁起的早,看谁捣的米多。”
姐妹俩说话的时候,一个黑影在窗前一闪没了。


朦胧间,二妞听到核桃树下有捣米的声音。她一轱辘从床上爬了起来,油灯也没点,趁着月色,两手拢了拢秀发,揉了揉眼睛,从箱盖上挒起簸箕里的稻米,开了门,绕过院中的碾盘,就向核桃树下匆忙走去。
天上,虽然有如水的月光,可大地上仍然是朦朦胧胧的。核桃树下,有个人的背影正在起劲的捣着稻米,“咚咚”的捣米声,
震得二妞的心有些发慌。她加快步子,来到了核桃树下。
“姐,来的恁早啊。”
那背影忽然站起,转身,把一件大布衫罩在了二妞的头上,变腰扛起二妞就跑。当二妞回过神来,竭力挣扎,那人劲儿好大,怎么也挣扎不脱。那人又是趟河,又是爬坡上岭,步子迈的又大又快。二妞在那人的背上折腾得累了困了有些失望了,也就瘫了不动了。


大约过了半晌的时辰,那人停住了飞奔,把二妞放在了地面上,去了头上的大布衫。
二妞的眼睛逐渐适应了周围的环境。她首先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个身强体壮,西装革履,满脸毛毛的大猴子。二妞害怕极了,捂着脸尖叫了起来。猴子跪在了二妞的面前,手里还神奇地捧着一束鲜艳美丽的玫瑰花。
“二妞别怕,俺不伤你,俺是让你给俺当媳妇。你答应俺,你看这一洞的东西都属于你,俺叫你一辈子幸福,你若不答应俺。”“仓啷”,他手里又多了一把明闪闪的大刀。“俺就杀了你,杀了你姐,灭了你全家!”
这时,二妞才转脸细看了起来。原来这是个很大的山洞,洞里面沙发、茶几、电视、电冰箱、席梦思床应有尽有,地面上还铺了厚厚的红地毯。一边是个灶房,灶房的壁橱里,放着闪闪发光的金碗银筷子。她不想死,她更不想要全家人都为她死。二妞哭了。


在这深山背后的石洞里,花开果熟,转眼二妞已经生活了三年。大猴子真的对二妞很好,无微不至的关怀,细心浪漫的恩爱。二妞给大猴子生了一群五个小猴子。开始,大猴子防着二妞,下山办事的时候,就把二妞锁在石洞里。后来,看二妞对小猴子们那么亲昵,对他那么疼爱,也就放了心。
一天,大猴子带着小猴子下山上街赶集去了。二妞就端了一盆衣服走出了山洞,来到瀑布下的碧水潭边洗衣服。潭边的山坡上开满了红的、黄的、白的、紫的花儿,娇艳芬芳,蝶蜂翩翩。各种各样的鸟儿,在周围山坡的树丛中飞跳着,欢唱着,分外动听。二妞的心情好极了,她就想在潭边洗洗头发。她把扎头发的红绒绳解开,放在潭边,一头乌黑的秀发探进了清澈的水中。
一只鸟儿飞过来,叼着红绒绳飞走了。她没有发现。


二妞失踪,刘大娘和大妞到处去找,去打听。三年了,没有影儿,没有信儿。三年中,大妞嫁了村里的牛柱,刘大娘一个人在家就更想念二妞,每天晚上都要哭到深更夜半,眼睛都快哭瞎了。
这天,刘大娘在屋里纺花。忽然,院里的核桃树上来了一只喜鹊,“唧唧喳喳”叫个不停。刘大娘就停了手里的活儿,走出门,很快就看见了院子的地面上,有条红绒绳。她捡起一看,那是二妞的红头绳。
她就惊喜地抬起头,对树上的喜雀说:“喜雀啊喜雀,你是来告诉俺二妞的音信吗?”
“唧唧。”
“你能带俺去找二妞吗?”
“唧唧。”
“那你就前边引路吧。”
“喳喳。”
喜雀在前边噙着红绒绳飞,刘大娘在后边紧追。喜雀每飞一段落路,都要停下来等待刘大娘。当刘大娘走近了,喜鹊又接着往前飞。翻山越岭,穿沟过河,喜雀飞了停,停了飞。刘大娘满心希望,跑的通身出汗,疲惫不堪,可为了尽快找到失踪的女儿,硬是坚持着往前赶路。在过一条小水沟的时候,刘大娘脚下一滑,跌倒了。她的手被荆刺刺破了,血汩汩的往外流。她也没停下来歇歇脚,只是在小水沟里洗了洗冒出来的血,拽了一片树叶,裹了手指,就又继续上路了。


喜雀飞到山洞前,将红头绳放在洞前的地面上,落到洞前的树枝上“唧唧喳喳”不停地叫了起来。
二妞在洞里听到喜雀不断的叫,就走出了山洞。她看到了地面上的红头绳,再往山下看,她惊喜地看到,生她养她的母亲正从山下往上奔来。
“娘啊——”
她飞奔了过去,与母亲抱头痛哭。
她把母亲领到洞里,告诉了她三年来的经历。她和母亲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就这样诉说着,直到太阳落山。二妞才猛然想起,猴娃他爹和猴娃们要从街上赶集回来了。她感觉到了恐惧,迅速把母亲藏了起来。
大猴子领着小猴子,欢蹦乱跳地回到了洞中。大猴子鼻子嗅了嗅,嗅到了生人的气味。“呛唧”一声,他拔出了明亮的大刀,恶狠狠地瞪着眼睛。
“快说,谁来啦?”
“别,别,别发怒。是你丈母娘,咱猴娃他姥姥来了。”
“哼,在哪?俺咋没瞅见?”
“俺把她藏起来了。不是怕你……”
“哎呀,娘来了,猴娃他姥姥来了,是喜事,俺咋会伤她?快让娘出来。”
“你真的不伤娘?”
“俺真的不伤娘。”
说着,大猴子已经把明晃晃的刀收了起来。二妞确信母亲没有了危险,这才从山洞里的竹席筒里把母亲叫了出来。
大猴子和小猴子们别提有多高兴,赶快把从集市上买回的猪肉、鸡蛋、白菜拿出来,盛情款待猴娃的姥姥。


六七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大猴子又要带着小猴子们到街面集市上去赶集。刘大娘和二妞就留在洞里看家。
刘大娘和二妞坐在洞前的钢管椅上,给小猴子们做着过冬的衣服。
“二妞,你就这样过一辈子?”
“娘,他对俺挺好,可他不是人,俺也不想这样。”
“那咱就想办法逃。”
“可咋逃呀?”
“娘有办法。”
日落的时候,大猴子和小猴子们回到洞里。
“猴娃他爹,你真想叫二妞安安生生跟你过一辈子吗?”
“俺就是这样想的。”
“你和猴娃们身上的毛就不说了,有衣服遮着。可脸上的毛和那双红眼睛,总让二妞看了心里别扭。”
“哪咋办?”
“明天,你再到集市上去一趟,买些胡椒粉和胶片,后天俺把它熬成糊糊,到太阳地儿涂在脸上,晒上一整天,揭了脸上的胡椒皮,脸上的毛就没了,眼睛也会变黑了,也就跟常人一样了,二妞就会安安生生跟你过一辈子了。”
“真的?”
“你是我女婿,猴娃是我外甥,那还有假?”
“中,只要二妞高兴跟俺过,俺就听您的。”


第三天一早,刘大娘与二妞一起动手,把胶片熬成汤汁,把胡椒粉,搅在汤汁里,拌匀,成了胡椒糊糊。一切工作做好,就领着大猴子和五个小猴子,来到了距山洞百米远的太阳地儿。
刘大娘刚把胡椒糊糊涂上小猴子脸上。小猴子“哇”叫了一声逃开了。
“咋啦?”
“疼。”
“死娃子,为你娘好,不能叫疼。来,俺先涂。”
大猴子脸上涂了胡椒糊糊,小猴子也就听话地涂了胡椒糊糊。
“猴他爹,咱娘说了。涂了胡椒糊糊,中午就不能吃饭。那俺中午就不给你们送饭了。太阳落山,去了脸上的胡椒皮,俺给你们做好吃的。”
“中,你和娘回吧。”
脸上的胡椒糊糊和眼里的胡椒糊糊,都像针尖扎烈火烧一样的疼痛。大猴子仰着脸,迎着太阳晒着。小猴子们也都仰着脸,迎着太阳晒着。他们相互搀扶着坐在太阳地儿,顶着太阳火辣辣的暴晒。他们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脸上的毛没了,眼睛不红了,二妞就喜欢他们了,就能安安生生跟着他们过一辈子。
太阳从温暖,到火热,到酷热,又到火热,到温暖,他们一直坚持着。周围静极了,连鸟叫声,风刮声都没有。
大猴子知道太阳落山了。可猴娃他娘,猴娃他姥姥怎么还不来?小猴子们饿坏了,“哇哇”地叫了起来。月亮升起来了,风刮起来了,他们都感觉到了夜晚的寒冷。可猴娃他娘,猴娃他姥姥还没有来。大猴子只好忍着疼痛慢慢揭掉了自己脸上的胡椒皮,又揭了猴娃们脸上的胡椒皮,领着小猴子们来到瀑布下的潭水边,洗了洗脸,洗了洗眼睛。用手摸摸,脸上的毛掉了不少,可仍然还有。眼睛变黑了没有,天黑了他们无法看出来。
大猴子领着小猴子回到了山洞。山洞里静悄悄的,看不到猴娃他娘,也看不到猴娃他姥姥。当他们发现壁橱里的金碗银筷子没有了的时候,他们才明白,是猴娃他姥姥设计欺谝了他们。她们已经逃跑了。


第二天晚上,大猴子领着小猴子们来到核桃树下,来到了二妞家。二妞家的房屋门已经牢牢关上,结结实实地上了门栓。大猴子他们进不了屋里,就坐在了院中的碾盘上。
大猴子伤心地哭喊道:“俺不要金碗银筷子,俺只要猴娃他娘……俺不要金碗银筷子,俺只要猴娃他娘……”
天亮的时候,大猴子带着小猴子走了。
第三天晚上,大猴子又带着小猴子来了。二妞家的门仍是栓得结结实实,大猴子他们就坐在院中的碾盘上。
大猴子伤心地哭喊道:“俺不要金碗银筷子,俺只要猴娃他娘……俺不要金碗银筷子,俺只要猴娃他娘……”
后来,大猴子每天晚上都带着小猴子来,坐在院中的碾盘上哭喊,天亮就走。


几天过去了。牛柱与大妞来到刘大娘家。
“娘啊,这样不行,得想个法子。”
“想个啥法子?”
“俺都想好了。”
他们在一起“唧唧哝哝”说了好一阵子,就都立刻行动起来。
晚上,大猴子仍领着小猴子们来到院中。大猴子先把小猴子抱到碾盘上。上去的小猴子刚坐在碾盘上,都“哇”地叫一声,跳了下来。
大猴子急了。
“死猴子,你们咋啦?你们坐好,俺好叫你娘回家呀。你们不坐俺坐。”
他“腾”地跳起来,坐在了碾盘了,一股焦糊味,一阵钻心的疼痛。他忍住了,哭喊得更痛了:“俺不要金碗银筷子,俺只要猴娃他娘……俺不要金碗银筷子,俺只要猴娃他娘=……”
天亮的时候,二妞开开屋门,他看见大猴子死在了碾盘上,小猴子们已经默默地回到了深山里。
原来,牛柱他们,白天拉来一车的干柴,架在碾盘下烧,烧了一整天,把碾盘都烧红了。

十一
正当刘大娘与二妞欢天喜地的商量着,给二妞找个合适人家再嫁时,村里的一位年轻妇女,慌慌张张跑来告诉她们:“牛柱又给人家的婆娘私混,被人家的男人按在被窝里了,蹆打折了。大妞无脸见人,投河死了。”
“哇……”刘大娘大哭起来。
“娘,咋回事呀?”
“唉,丢死人啊。”
原来,牛柱虽然是个人模人样的汉子,却是个不是人的东西,他早就垂涎大妞二妞这两朵村花。二妞失踪后,他见大妞到处打听寻找二妞,就设计把大妞骗到了家里,强行奸污了她。大妞没办法,只好嫁给了牛柱。谁知,大妞嫁给牛柱后,牛柱仍然花心不改,常常出去沾花惹草。大妞还没有说说他,他就又是踢又是打。刘大娘那时因二妞失踪没了依靠,本想跟着大妞过后半生。可看了牛柱那样儿,他不忍心受辱,就又回到了自己家里。
听了母亲的讲述,二妞心里沉甸甸的。她与刘大娘一块儿去安葬了姐姐后,从此,她的脸上就再没有过笑容。
她老是晚上做梦看见大猴子死在碾盘上,老是听见大猴子在院子里哭喊:“俺不要金碗银筷子,俺只要猴娃他娘……俺不要金碗银筷子,俺只要猴娃他娘……”

共 421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传奇故事真的很传奇,说的是核桃树下,刘大娘有两个妞妞,一个长相闭月羞花,一个长相沉鱼落雁,是这个村子里的两朵村花。可是,这两朵鲜花的婚姻都出现了异常:先是二妞被一只大猴子抢走做了大猴子的媳妇,一去三年二妞还生了五个小猴子;大妞为了寻找妹妹被牛柱骗到了家里,强行奸污了她。大妞没办法,只好嫁给了牛柱。后来,喜鹊报信,引领刘大娘找到山里猴子洞见到了二妞,刘大娘设计骗过大猴子,领着二妞逃回家,又设计害死了大猴子;后来,牛柱又给人家的婆娘私混,被人家的男人按在被窝里了,蹆打折了。大妞无脸见人,投河死了、而故事中大猴子在刘大娘院子里的哭喊声震撼人心:“俺不要金碗银筷子,俺只要猴娃他娘……俺不要金碗银筷子,俺只要猴娃他娘……”大猴子对二妞的爱真心无二,而牛柱却禽兽不如!全篇文字精炼,语言隽永,故事传奇,对比强烈,发人深省!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1 楼 文友: 2018-0 - 1 17:26:24 全篇文字精炼,语言隽永,故事传奇,对比强烈,发人深省!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 - 1 19:0 :07 真诚谢谢孤音老师鼓励和信任!我会努力的。
2 楼 文友: 2018-0 - 1 19:01:45 谢谢梦锁孤音老师如此精美按语点评并力推!双休天还如此认真细致地审读拙作并力推,老师爱岗敬业精神感人,老师如此对作者真诚负责动人,真诚给老师敬个军礼!劝老师多休息,注意身体。祝老师生活愉快,家庭幸福!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
孩子中暑症状
出国工作常备药
睡眠瘫痪症是怎么产生的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