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荷塘情剑无刃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1:31:2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血酬  江湖的暗杀组织莫过于仇娘带领下的血酬,传闻这个组织的行事心狠手辣,所过之处更是片甲不留,令江湖豪杰闻风丧胆。血酬组织,要价奇高,一般家庭倾家荡产也未能请动血酬分毫。唯独达官贵族,朝野王孙为了排除异己便会不惜一切代价请血酬出手。  仇娘是一个常年乌纱蒙面的神秘女子,一般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过,一旦血酬有难,仇娘便能轻而易举的化险为夷,更加给血酬添了一层神秘莫测的面纱。  曲折的长廊后,那种幽深和阴暗会令每一个初来乍到之人不寒而栗。不过,此刻却有一个身姿窈窕、娉婷细步的妙龄少女一脸漠然地走向深处。  深处,一种带有妩媚的声音轻声响起:“夕颜,你出一趟山,去保护一下南宫世家的南宫陌。”  夕颜一袭黑衣束身,手里的剑明晃晃的不离不弃。嘴角微动,轻咬贝齿声音清脆道:“是。”说完,不等答复,转身就走。  仇娘回过头来,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目光闪烁之下分明有些忧伤稍纵即逝。    二、初逢  阳春的三月,绿柳低垂,百花待放。苏州一片繁华盛世,举国上下再难找出第二个与之媲美的都城。  河城两岸,游人若织。夕颜还是一身黑色装束与世格格不入地行走在人群中,纵有少女心性渴望游湖赏花,却在十几载的残酷仇杀中消磨掉了一切原本应该有的天真烂漫。终是杀手无情,杜绝所有感情,像是毫无欲望的杀人工具。  许是心不在焉的漫想,又或是少了杀人时的那份神经紧绷一旦松懈下来便忽略了外界。不巧有人毫无文明出行的意识,一旦跨马上路就横冲直撞。问题是撞到之后,反而破口大骂行人不长眼,真真专横无理。  夕颜很不幸便遇到此等耀武扬威的家伙,等她反应过来已是近在咫尺本想着抽剑断马双腿,不料却被一个人抱着摔倒在路边。马儿受到惊吓,马上之人跌落而下,路人虽纷纷围观却无人援手,足以见得对这类人的深恶痛绝。  夕颜吓了一跳,本来心理素质过硬,奈何就是怕有肌肤之亲。谁知今日大庭广众之下,居然被一个不知好歹的登徒子搂抱了一次。想到这里脸上羞涩眼里却冒火,迅速站起身来欲要惩之。不过,看清眼前之人却于心不忍,难道自己色令智昏了,想想脸上就有些发烫。  但见眼前之人,一身墨色绸缎,不过却是四仰八叉地倒在路边有些狼狈不堪,和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大相径庭。那人手臂上有些擦伤,这时有几个下人扶他起来道:“少爷,你没事吧?”  那少爷忍痛站起,看到眼前的夕颜是个漂亮的少女,顿时忘了疼痛大手一挥,“本少爷没事。”  夕颜见他眉清目秀、堂堂须眉、七尺身姿,倒也不失才子之容,而他观夕颜桃红玉容楚楚动人,玲珑娇小却也胜过佳人之貌。两人目光对接,慌得夕颜举剑对立声音颤抖道:“你,你为何对我搂抱?”说完,面红耳赤。  下人有些不悦,纷纷拔刀相向:“姑娘不感谢我家少爷的救命之恩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寻仇?”  那少爷挥手退了下人认真道:“怎能和小姑娘一般见识呢?”  夕颜心有余怒,但朗朗乾坤之下不好发作,跺了跺脚道:“好,别让我再见到你!”说完,扬长而去。  那少爷挽留不及,嘴里嗫嚅:“此卿大有趣意,不知是谁家春燕?”下属之人听之茫然,略微教训了几句,骑马便款款离去。    三、南宫陌  夕颜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口中不住咒骂,若是下次见到定要踢上个几百脚才能以泄心头之恨。不时,便也到了南宫府邸。来之前仇娘再三吩咐,南宫世家在江湖中地位颇高,和血酬来往密切,定要好好做好贴身侍卫才行。  递交介绍信后,南宫家主南宫刑亲自出来迎接,客气地给夕颜安排客房,就住南宫陌隔壁。不过,傍晚也不见南宫陌归家,看来也是一个纨绔子弟,整天游荡在青楼间寻花问柳。想着,她便对素未谋面的南宫陌多了几分嫌弃。  哪知见到南宫陌时,两人均是大跌眼镜,夕颜紧咬牙关:“是你。”看来,这脚怕是再难踢出去了。  南宫陌微微一笑:“是我。”  夕颜说明来意,南宫陌笑道:“姑娘岂非低看了在下,七尺儿郎需一介女子保护,成何体统?”  南宫刑喝斥:“无知的畜生,夕颜姑娘可是血酬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岂是你能妄加揣测?再要多话,便去禁闭!”  这些话把南宫陌吓得战战兢兢,再也不敢开口,还是夕颜打了圆场道:“世伯不必介怀,我也只是遵行仇娘的旨意。”  南宫陌心中大有不爽,奈何不得反驳,愤愤不平地离开客厅,躲到书房赏玩一些奇珍异宝。恍惚间,一个身影飘荡在侧,默默地注视着他。南宫陌吓得一惊一乍,高呼:“是人是鬼?”待到看清来人,放下手中精雕细刻的玉杯,看了看夕颜道:“姑娘,其实你不用如此保护在下的。”  夕颜不答,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南宫陌见她一言不发,像个鬼魅般立在一侧心中就大有恼怒。嘴里念念有词,脑筋转得飞快,看来不给她点厉害还真以为本少爷怕你不是?  南宫陌心计生成,嘴角邪恶一笑,不想乱了分寸,衣角拂过心爱的玉杯,转身时眼睁睁地看着玉杯将要滚落,他心痛地闭上双眼,不容直视。不过,久久都未曾传来击碎之音,待到睁开双眼,却见夕颜早已接过玉杯冷冷地看着他。  南宫陌一时感激涕零,恨不得搂在怀里以表感激,但见她神态冷漠又想她在血酬中人杀人不眨眼只得作罢。  “夕颜,你长得很好看。”  她无动于衷。  “夕颜,你陪我出去走走。”  她不为所动。  “夕颜,我想我动心了。”  她不动声色。  这个家伙怎能如此肆意妄为?夕颜漠然地看着,不过在她看来这世界的一切就是仇娘的任务,其余的都是无关紧要。  南宫陌头皮发麻,这人怎么什么都说不动她,他跨出家门,她也如影随行当真是长了一条尾巴一般,甩都甩不掉。    四、失身  南宫陌从此生活得有些拘紧,但凡房间有些风吹草动夕颜便会破门而入。问题是还不分昼夜,一点儿也没了隐秘的空间。他数度提出抗议,可夕颜动不动就请出南宫刑必然又是一番狗血淋头的大骂,气得对着夕颜张牙舞爪,却对她手里的宝剑望而生畏。  一日,南宫陌惬意地躺在澡盆中泡澡。不想失手打翻了浴瓢,瓢落的同时夕颜也夺门而入警觉地盯着四周,慌得他赶紧钻入水中,奈何还是有一大半裸露水面。夕颜转身见到他,足足愣了好久,回神过来连腮带耳羞得通红,大骂一声臭流氓,飞速离去。  南宫陌怔在水里,想她也是奇特,分明是自己失身为何她还要害臊?想想也面上发红,自己的清白居然被一个小姑娘偷窥了去。  迅速起身穿好衣服后,找到正杵立长廊一侧的夕颜。南宫陌信步上前,一点点地靠近。夕颜见他,退了一步,哪知他步步紧逼,夕颜退无可退靠在柱子上,他梗着脖子,凑到她的眼前:“看光了本少爷,难道就算了?”  一听这话,夕颜顿时有些火了,皱紧眉目,两靥晕红,手中宝剑微动,吓得南宫陌退了一步:“你,你要干嘛?”  夕颜并不答话,剑光一闪,南宫陌只觉得上身凉丝丝。睁眼一看,衣带已被削去,外衣也不翼而飞。这剑法快得不可思议,一瞬间就让南宫陌袒胸露乳。  “再看一次又何妨?”夕颜挥剑入鞘,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此刻南宫陌早已脸上涨红,却发作不得,嘴角轻轻一笑,转身回屋,迅速换上另一身装束不问所以就摔门而去。  夕颜见他火急火燎离去,只得硬着头皮跟着。哪知这家伙尽挑僻静之处,若不是自己多年追踪有道便在一时半刻就跟丢了。数度拐弯抹角之后,赫然到了城西的妓院飘香楼的院门前。  南宫陌摇身一变,轻佻放荡之样显露无疑。本就相貌出众,加之衣着华贵引得老鸨粉头纷至沓来。他也不厌恶,得意洋洋看着夕颜。眼里满满的你奈我何?  看着那些粉头妖娥在南宫陌跟前骚首弄姿,蹭身贴体。夕颜眼里就无端冒出火花,心里甚是厌恶这些千抚百媚之人。不过,人家乃是你情我愿又如何能去作威作福。  南宫陌哈哈大笑地揽过一人的细腰,眼睛不停地在她脸上打转,正欲进门寻欢作乐。不想她一剑挥出,削去了他的金冠。众人一见出手如此之快,瞬间就惊慌失措地远离了他。而他似乎并不动怒,披头散发地拉起夕颜消失在长街深处。  夕颜被他拽着奔跑,心里莫名其妙就怦怦乱跳。不时停下,见他气喘吁吁额上冒汗,夕颜微微笑道:“公子缺乏运动,体力不支啊!”  他顺了顺眼前的头发:“夕颜,你为何阻挡我去飘香楼?”  夕颜唇角微动,其实她自己都不知为何会要阻止,因她心中知道,南宫陌虽不成气候却也气质彬彬断然不会去那等污秽肮脏之地。  见夕颜并不答话,南宫陌觉得自讨没趣,回到家中闭门不出。以往浪荡之态荡然无存,令南宫刑大惑不解。    五、结盟  南宫世家在江湖地位中举足轻重,成为了皇室斗争必争的棋子。这日素有贤德仁义之称的三皇子乔装打扮拜访了南宫刑,想借其名声地位笼络人心,顺便要神出鬼没的血酬帮忙清除异己,奠定朝野基础,为登基做准备。  南宫刑多少有些诚惶诚恐,三皇子不拘身份亲自下榻。足以见得重视自己,若能助三皇子登上皇位光宗耀祖指日可待。连忙飞鸽传书仇娘,是否可用夕颜去帮三皇子。  仇娘答复,夕颜暂居府邸,可听命于你。  不久三皇子便带走了夕颜,南宫陌怒气冲冲地找到了父亲,生平次理直气壮地告之自己需要夕颜的保护。南宫刑一见到他就窝火,以前在家成天不学无术到处惹事生非也就罢了,现在居然为了一个杀手和自己横眉冷对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南宫陌被罚禁闭数月,要求在暗无天日的书房苦读四书五经。他哪能如此乖张,整日大吵大闹,气得南宫刑差点家法伺候,后来也就不闻不问了。  禁闭期间南宫陌虽不读圣贤之书,却喜爱兵书政法,几月下来无师自通。闲暇之余偶尔写字抚琴,但马上又想到夕颜在旁的那些日子。  自上次妓院事件后,夕颜觉得对不起他,一改常态,变得不似以前那般冰冷,偶尔还是会答复一下南宫陌的问话,还会对他抚出的琴曲如痴如醉。  他不顾她的反对,握住她的手轻抚过琴弦,“纤细的手,也许不应该杀人,而应该奏出妙音。”她羞红了双脸,却感到他的体温逼来,下巴紧紧地抵着她的发梢,双手环抱着她,手掌握着她的手不停地在琴弦上游走,一丝丝美妙的音感碰击而出。  就在他感到日趋难离夕颜之时,却被父亲派走。南宫刑也听到了一些流言蜚语,说公子和那杀手关系有些暧昧。南宫刑碍于仇娘脸面,不好过问,正好三皇子需要,便顺水推舟打发了夕颜。  南宫陌孤零零地看着窗外仅有的光线,叹息道:“也许,我应该再见见你吧。”    六、神秘  几日之后,南宫刑发现儿子居然胆大妄为地离家出走。说是要谋一番大事再回,南宫刑疼心之余又倍感欣慰,看来这个不孝子开窍了。  月余之后,三皇子的麾下来了一位带有半壁面具的谋士。听说他神机妙算、雄才大略,三皇子喜不自胜,敬为上宾,以国礼相待。不过,据传闻,这谋士却身姿挺拔,虽面具遮掩却也不难察觉定然是一个英俊潇洒之人。奈何谋士鲜少出门,整日闭关深宫庐山真面目也难以知晓。  三皇子本来有神出鬼没,剑法高超的杀手夕颜,这下又平添了运筹帷幄、深谙官场的谋士,无异于是锦上添花,很快他在朝中地位便如日中天,深受今上器重。  夕颜自打谋士来后,便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虽然每次谋士都在帐内和三皇子说谈,但是那种身姿背影是何等熟悉,加之谋士声音故意沙哑,更让她起疑。而且,谋士出谋划策中有一条便是让三皇子暂且不能再用她去滥杀无辜。  三皇子对谋士言听计从,觉得一味铲除到难免人心动摇。  夕颜从此一落千丈,一天便也无所事事。三皇子便让她改变装束,常伴自己左右,夕颜脱下束身黑衣穿上锦绣绸缎。三皇子眉头轻邹,欲要拉她起身,没想到她居然下意识地躲开,不让三皇子近身,三皇子尴尬地缩回双手。,心中有些茫然,宫中女子哪个不对自己另眼相待,独独这个身边之人对自己避而远之?  一日三皇子与谋士正在账中对弈,下人匆匆告知圣上有请,慌得连忙起身,飞奔而去。夕颜立于账外,见三皇子匆忙离去自己便也要跟去。哪知一身的礼服,不似以前那般行动便利一个趔趄便要栽倒。  谋士从账中窜出,一把搂过夕颜。惊魂未定之下,夕颜看清了谋士的面容,轻呼:“南,南宫陌......是你么?”  谋士脸上有些动容,眼光闪烁不定放下夕颜冷冷道:“姑娘认错人了。”说完,转身隐入暗阁。  夕颜追了进去,她心中非常笃定,这个谋士便是南宫陌,他身上的气息再熟悉不过了。只是为何,为何他不相认?谋士让她止步,说隔墙有耳。  夕颜不得不退了出门,琴音也相随而来,是他,只有他方能奏出这等妙音。夕颜退出门后,敏锐发现人影隐约地在涌动,看来这里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 共 950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医院
昆明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治羊角疯哪里专业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皮肤科 张家口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