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风花水月

时间:2019-09-14 09:18:4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2、一座七、八十户人家的村庄,坐落在靠阳坡的山脚下,后山上郁郁葱葱、树木成林,一条小河从村前流过,林中住宅整齐,大多为青砖红瓦房,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林中间一座三层小楼,三楼上西头一间是村委会办公室。村部话务员小红正在值班,电话铃声响起,她忙拿起话筒。
“喂,您好!哪里?”
“我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邹俊卿,现在有一个通知,请你记一下。”
“好,请讲。”
小红拿起笔记本,拿起笔。
“邹主任,请讲。”
“政府办通知,7月15日——也就是下周五,水利部、省水利厅领导将陪同联合国环境署高级官员爱滋洛夫到你们的水保新村视察,同时颁发绿色和平金质奖。请你们村准备好,接待工作由县水保局派人前去协助安排,你们主要是准备好汇报材料。”
“是,明白了。”

小红放下话筒,又拿起了对讲机,拨号:
“喂,朱书记吗?朱书记,请答话,办公室呼叫。”
4、燕芳沟村支部书记朱军正在一座人工湖工地指挥施工。他,三十多岁,一身时髦的打扮,精精干干,只是一条腿残疾,拄着一根拐棍。他听到呼叫,从腰中取下对讲机:
“喂,我是朱军,什么事?”
“我是小红,县政府办公室邹主任通知,下周五水利部、省水利厅领导要陪同联合国环境署高级官员来咱们村视察,让咱们速做准备,特别是汇报材料要马上拿出来。”
“好,你马上通知吴佳林,让他开车马上去接朱秋玲,秋玲现在有可能在双峰寺。”
“是。”
5、一辆班车正在行驶,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姑娘,长相漂亮,穿着时髦,手提一个小坤包,全车人都有座位,只有她刚上车,还站着。她见身旁一个两人座位被一个小伙子占着,便问道:“同志,能不能让一让?”
“让,凭什么让?”
“因为这是两个人的座位呀?”
“两个人的座位?一百个人的座位我不想让,你怎么着我?你晚上车还想坐着,有个地方站着就不错了。”
“你怎么这么不讲理?”
“嘿,这年头讲什么理呀,咋舒服咋来,你想舒服去打的,我不跟你挤,就怕你打不起。”
“你……”
姑娘气的说不出话来,正在这时,从她的小坤包传出“嘟嘟”声。
车上人吃惊:
姑娘从包里取出对讲机:“喂,在哪里?”
“是朱秋玲吗?”
“是我,什么事?”
“你现在在哪里?”
“我正在班车上。”
“什么位置?”
“再有三十分钟到达双峰寺。”
“现在有个紧急任务,朱书记让你马上回来,你不必下车,我已通知司机去截你。”
“赶得上吗?”
“赶得上,吴师傅开奔驰去的,可以提前五分钟赶到双峰寺车站。”
6、车上许多人,包括那个小伙子站起来给朱秋玲让座,朱秋玲笑着摆手。
7、奔驰车里,朱秋玲问司机:“小吴,知道让我回去干什么吗?”
“知道,小红说联合国一个高级官员要来咱们村视察,听说还要给咱们村颁什么奖,让你马上回去写汇报材料。”
“哎呀,这可不是小事,我怎么担得起。”
“谦虚啥,你不也是个业余作家吗?写个汇报材料还不是小菜一碟。”
“你是旗里不知旗外事。”
8、晚上,朱秋玲在自己的卧室,正在苦思冥想,屋内摆设文雅,阔气,写字台上摆着纸、笔。她一会儿坐到椅子上,一会儿又站起来踱步,边搓手边自语:“从哪里入手呢?”
“从哪里入手呢?”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把手一拍:
“有了,就从那场大水入手……”
她坐到写字台前,提起了笔:
9、一滴滴墨水从笔尖滴落,越来越多,越来越急,墨水化为瓢泼大雨……
10、一座新房里,红烛高照,窗上贴着红喜字。
新娘子王素娴满含深情的目光望着新郎朱军,朱军轻轻走上前,拉起新娘子的手:“素娴,我们的婚礼太简朴了,你不生气吧!”
“小军,看你说的傻话,我要的是心心相印,同甘共苦,谁在乎这婚礼如何?”
“你真好。”
新郎低下头轻轻一吻。
一声霹雳炸响,窗外雨声更急,朱军忽然着急起来,在地上团团转。
素娴:“小军,看你那样子,着什么急?”
“素娴,你不知道,我担心大南沟门那条拦河坝架不住这么大水的冲击,如果这条坝决口,咱们村就完了。”
“不会的,这条坝不是挺了好多年来了吗?”
“那也不保险,多少年来没下过这么大的暴雨了。”
又是一个响雷。
素娴忙着捂耳朵。

朱军:“素娴,我得去看看。”
“什么?”
“我得去看看……”
素娴上前一把将他抱住:“不行,你不能走,我一个人在家害怕。”
11、闪电、雷鸣、雨声。
12、朱军紧紧抱着素娴:“素娴,你听我说,大家信任我,选我做村领导,这关键时刻,我能只顾小家,不顾大家吗?”
“你别说,我懂,可我离不开你,再说,人都说新婚之夜是不能空房的呀!”
闪电、雷鸣……
“素娴,对不起,现在啥也顾不得了,我必须马上走。”
说着,用力将新娘子按到床上,开门跑了出去。素娴在身后喊:“小军,小军……”
抬头忽见墙上的雨衣,连忙拿起,追到门口,新郎早已消失在茫茫雨夜中。
1 、她颓然坐在床上,自语道:“他一个人出去……他一个人出去……”
14、一个人影跑到新房门口,刚要伸手敲门,忽然听到什么,又停住了。仄耳细听。
15、屋内,素娴正在扩音器前向全村广播:
“全体村民们,同志们,由于风大雨急,山洪猛涨,大南沟门拦河坝有可能出现危险,支部书记朱军同志已经上坝了,希望全体村民们立即行动起来,带上工具前去护坝。乡亲们,洪水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
16、一村民家,媳妇拉住丈夫:“二虎,不能去,太危险。”
“废话,人家新郎官都去了,咱们有什么理由不去。”穿衣服下地。
17、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推醒老伴:“嗨,你听,这是谁的声儿?”
老伴揉揉眼睛,仄耳细听:“这嗓子这么柔和,怎么以前没听过。”
老头儿:“哎,是不是指数的新娘子呀?”
“对,没错,肯定是她。”
“老婆子,快起来给我找雨衣。”
“快拉倒吧,你这老头子还能上战场?”
“就凭新娘子这几句话,我也得去。”
“你这老不正经的,人家新娘子几句话就把你打动了?”
“少废话,看看人家新娘子,想想你自己,当年结婚半年了,一宿也不让我离屋。”
“好,好,听你的。”
老两口连忙起床。
18、朱秋玲敲门,素娴惊问:“谁?”
“嫂子,是我,快开门。”
素娴开门,朱秋玲进来,浑身湿透。
“这死丫头,把我吓一跳,怎么也不披个雨衣,看淋成这样,快脱下来换换。
秋玲一件一件往下脱衣服,边脱边说:“雨衣给我哥披去了。”
素娴一阵欣喜:“奥,他披上雨衣了,就他一个人上坝了吗?”
“不,这有村长,民兵连长他们好几个呢。”
“这就好了。”
秋玲只脱剩下裤衩、背心:“看看,一提起我哥,她就什么都忘了,你倒是给我找衣服啊。”
“忙啥,你看那裸体维纳斯,不是更好看吗?”
“胡说什么呀,快给我找衣服吧。”
“好,我开箱子给你找。”
“哎,别费事了,那不是我哥哥的衣服吧?我先穿一会得啦!”
“那你不成了假小子啦?”
“别管真的,假的,你不正需要个小子给你做伴吗?”
“浑了头,不嫌害臊,哎,黑灯瞎火的,你来干啥?”
“嗐,你这聪明人怎么说傻话,还不是我哥怕你哭鼻子,让我来陪王伴驾。”
素娴面露忧郁:“嗐,这该死的天!”
“嫂子,你真了不起呀。”
“开啥玩笑,我有啥了不起的。”
“别装蒜了,刚才我在门外都听见了,你又聪明又贤惠,是个贤内助,我哥这个书记一定能干好。”
“别给我戴高帽子了,你这个铁姑娘,不也挺有名的吗?”
“什么铁不铁,就是楞劲。”
19、清晨,民兵连长跑到支书家。
推开新房门。
素娴和秋玲趴在圆桌旁已睡着了,推门声将二人惊醒了。
秋玲:“金连长,怎么样?”
“要不是朱书记我们及时赶到,今天早晨咱们村子就变成 大海了。”
“那-------我哥呢?”
“昨晚我们堵决口,一块滚石砸伤了他的左腿,我们连夜把他送到了乡医院。”
素娴急的险些栽倒,秋玲赶忙上前扶住:“嫂子,嫂子……….”
“他,他,他怎么样?”
“你别着急,没啥大事,县医院来了救护车,把骨头已经接上了,我坐拖拉机先回来给大家报个信,别让你们着急。”
素娴急急忙忙从未打开的床上拿过一件褂子披上:“秋玲,快,咱们去看看。”
“别急,别急,你们都吃饭,吃完饭,我派拖拉机送你们去。”
“吃什么饭,龙肝凤胆我也吃不下去。”
“嗐,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啥,快说。”
“得,你好像审犯人呢”
“对不起,金大哥,我有点心急”
“没什么,朱书记说,他代表燕芳沟村全体村民向你表示感谢,要不是你及时动员大家参战,我们几个再长十双手,也堵不住那几个口子。”
素娴脸儿一红:“谢谢大家的鼓励,这也是我应该做的!”
20、水灾过后一个月的一天中午,燕芳沟村全体村民集中在村头一棵大树下,村长王柱正在讲话:“同志们,再过几分钟接朱书记的拖拉机就要回来了,关于今后村里工作如何搞,我们在医院有个商量,等一会他回来,有他给大家宣布党支部、村委会的决定。”
一老汉问:“王村长,小军这孩子伤得怎么样?”
“大爷,朱书记的左腿落下点残疾,有点瘸,走道时需要主拐棍。”
“唉,有这么好书记,真是大家的福分呐。”
一妇人说:“没有梧桐树,招不来金凤凰,你看人家媳妇,要里儿有里,要面儿有面,真是百里挑一。”
一阵拖拉机声传来,众人向大路张望。
村西大路上,拖拉机正在疾驰,素娴和秋玲扶着朱军坐在车上。
秋玲手指村头:“哥,你看,大家都在等你呢!”
朱军:“唉,多么好的乡亲们,如果不是他们豁着命抢救,我何止伤一条腿。”
素娴:“对,咱们今后得干点业绩出来,给乡亲们谋点福。”
21、拖拉机到村头,乡亲们争相将支书扶下车,找把椅子让他坐下,大家纷纷问寒问暖。
22、村长对大家说:“同孩们,大家静一静,朱书记也挺疲劳的,咱们别浪费时间了。现在请支书代表党支部、村委会给大家讲话。”
大家鼓掌。
朱军往前欠欠婶子:“乡亲们,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我虽然落下点残疾,这没什么,咱们村子保住了,咱们的天地保住了,我流血流汗都值了。”
大家鼓掌。
“同志们,7.1 这场水灾是坏事,也是好事,它再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水土流失再不治理不行了,我们必须立即行动起来,打一场改造水土的人民战争。大家知道,我们的你大南沟,本来树木成林,水土丰厚,要不是这些年破坏严重,也不至于有一点雨水,就山体滑坡,山洪暴发,造成这么大危害。因此,村支部、村委会已经做出决定,立即成立水保专业队,有连长金生贵任队长,开赴大南沟进行综合治理……”
支书讲到这,一青年站起来:“请问支书,现在都在分户单干,没有挣工分这一说,集体有没有积累,成立专业队,谁给开工钱?”
“这个问题,村里已经决定了,羊毛出在羊身上,治理大南沟关系到全村每个人的利益,所以,按每个人100元的数抽钱开工资。”
人群一阵骚动,大家议论纷纷:
“啥?一口人抽这么多,谁拿得起?”
“真是阎王不嫌鬼瘦,这么穷的日子还给硬摊派。”
一妇女说“要让我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天要下雨,地要发水,谁能挡得住,治理也白搭。”
朱军手拄拐杖,愤怒的站起来:“别吵了,大家想一想,我们庄稼人,以粮为本,以田地为宝,我们不把水土治理好,眼看着一年年一块块地流失掉,别说脱贫致富了,将来连稀粥也喝不上,还不都得去要饭吃,还有什么脸面抬头见人。不错,每人100元是不少,可我们不咬咬牙,不紧紧腰带行吗?再说,收100元也好,收200元也好,还不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们当干部的能装一分吗?”
又一个男子站起:“请问,你们干部家拿不拿?”
村长答:“当然,我们干部家和大伙一样,一分不少,不能搞特殊化。”
这时,素娴从支书身边一手扶着朱军对大家说:“乡亲们,王村长说得不全对,这个特殊化要搞,群雁要想往高飞,就得头雁往高领。要想群众觉悟高,干部首先要有高姿态。别的干部都有实际困难,不能强求,我和小军商量好了,别家每人100元,我们家每人200元,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们。”

共 1 05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环境治理,靠的就是齐心协力,作品塑造几个村干部,和一些村民,作品戏剧性很强,在矛盾中,描写了农村的水利建设的故事,从发展的角度,阐明了农村发展的正确道路,赞扬了朴素的感情和改变天地的精神。小说。【编辑:欣雨文萃】
1 楼 文友: 2014-11-07 06:50:2 欣赏学习作品,,书写功底不凡、精湛佳作一部欣赏问好友期待精彩呈现。

雪月风花歌咏时,红尘荡尽复谁知?情思缕缕依托处,笔韵春秋入墨池!心绞痛诊断的重要依据是
脉管炎中医怎么治
小孩子脸发黄怎么回事
远大立可安复方木香小檗碱片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